沈南鵬:這是一條“穿著西裝的鯊魚”

來源:伯才獵頭 2018-11-20 10:37:09     www.txrvoe.live 點擊:

文/巴九靈(微信公眾號:吳曉波頻道)

  沈南鵬是《十年二十人》節目中的對談嘉賓,錄制視頻那天早上,福布斯雜志公布了全球最佳創投人的榜單,于是,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排在第一名的那個名字——沈南鵬。

  這是這份榜單創建以來,第一次有一位來自中國的風險投資人排到了全球的第一名。

  所以,那天下午見到沈南鵬時,吳老師第一句話就是恭賀他。沒想到,他的第一句話,便是拍著吳老師的那本新書說,水大魚大。他認為,這是中國經濟市場到達世界頂峰的結果。

  但是,如果說中國市場是一片汪洋大海,那么沈南鵬一定就是其中最神秘、最特別的一條大魚。

  周鴻祎說,沈南鵬是一條鯊魚。鯊魚嗅覺敏銳,只要有一絲血腥味,便能以最快的速度追來:據說紅杉中國65%以上的項目,都是在A輪完成。即便是馬化騰,也曾在公開場合“抱怨”,這幾年做投資,基本在每一個項目里都會撞見沈南鵬,而且是早在兩三年前就已經進入了這條領域。

  但是,在沈南鵬身上,除了勤奮和敏銳,更具備一種罕見的精確判斷,這是他區別于其他大部分投資人的最大特質——而這種精準,大抵和他學數學的出身有關。

  

 

  如果你有機會和他深入交談,他極快的語速、不間斷地推出的見解和判斷、跳躍式的邏輯推演,會讓你覺得自己掉入了一個漩渦,越深入內心,浪潮便越洶涌。

  但是,他的目的從來不是為了說服你。

  十年前,周鴻祎和沈南鵬買了兩張奧運會跳水比賽的門票,坐在水立方的觀眾席上,看著運動員翻滾著身姿“撲通撲通”跳到水里。周鴻祎告訴沈南鵬,他想做一個完全免費的殺毒軟件,這讓沈南鵬覺得不可思議。

  更不可思議的是,沈南鵬竟然支持了周鴻祎。

  后面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周鴻祎的“免費”思路,不僅為紅杉帶來了神話般的回報率,甚至從某方面而言改寫了中國互聯網的歷史。

  沈南鵬就像是一條用尾巴攪起漩渦的鯊魚,將一切新物種的信息卷入他的領域,但他意不在吞食,而是希望在漩渦最深最中心的地方,看見新的世界。

  吳老師印象最深的一點,就是沈南鵬在對談中頻繁提及“創業者精神”這個詞匯。他其實和一個創業者并沒有太大的區別,享受著自己所做的事,并在自己創造出的事物中獲得榮譽感。只不過創業者干一件事,而投資人一年要看幾百家、上千家項目。

  在這幾年內,之所以會有這么多年輕人投身于創業,這些80后、90后的年輕人能在三年五年時間里面獲得很大的成長,創造出匹敵甚至超越美國的移動互聯網時代,背后不可或缺的,就是中國市場經濟當前特別重要的,非常隱蔽而巨大的資本力量。

  這里面,不僅有大水,還有大魚。

  

結束訪談后,有人請吳老師給沈南鵬一個標簽。

 

  結束訪談后,有人請吳老師給沈南鵬一個標簽。  他受過世界上最好的教育,在世界上頂尖的銀行工作。在他的辦公室,擺放著他喜歡的繪畫,據說他在周末喜歡去爬山,偶爾打羽毛球。

  他享受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享受追逐本身而不是因為焦慮奔波,像一條鯊魚,自如地游曳在水中。

  吳老師說,沈南鵬不僅是一條鯊魚,更是一條“穿西裝的鯊魚”。

  中國獨角獸的名單 可比美國要長得多了

  吳曉波:你剛剛榮獲了福布斯全球最佳創投人獎,現在的心情和當年全國數學競賽拿一等獎的時候,有什么區別?

  沈南鵬:60后70后甚至是到80后的這批人,從小的教育體系總是教導我們要做NO.1。所以獲獎這件事,我感覺很正常,因為潛意識里就是要做到最好。

  但是這兩種獎項給我的感覺還是不太一樣。當年數學競賽考試95%的成績是自己努力的成果,但今天的投資行業水大魚大。我認為作為中國人,不管是誰上榜,最大的支撐依據是整個市場起來了。

  如今,比較重要的一點就是,中國的投資市場跟美國的是當量的,是同等規模的。而且如果你仔細觀察,在過去三年里,中國企業成為真正超級獨角獸的(達百億美金市值)比美國多。

  聊到美國你能想起哪些獨角獸企業?airbnb、Dropbox、Uber,但是中國這個名單比美國可長很多了。

  吳曉波:你預估這一輪消費,互聯網投資,創業還能持續多久?

  沈南鵬:其實三年以前我就想過這個問題。因為三年以前我看到美國已經開始有一點點放緩步伐,那中國會不會放緩?

  去年年底我有一個觀點,一方面我覺得一個大公司它可以做到強者越強,確實會擠掉了一些小公司的機會;但從另外一方面講各種垂直領域并非易事,大公司未必都能吃到這口飯,那么醫療教育,車、房里面還會有新的機會出來。

  所以我認為,中國移動互聯網要產生百億級美金市值的公司,還存在著很多機會。第2批的甚至是第2.5批的中國公司達到百億,并不是一個令人特別驚訝的事情。

  依然還是那句話:水大魚大。

  明知可能丟掉陣地還是去做這種抉擇 才是創業者精神

  吳曉波:這兩天,還有兩個新聞:阿里收購餓了么;美團收購摩拜。在這個過程中,大公司形成了資本和渠道壟斷,你認為這和未來超級獨角獸的誕生,存在什么關系?

  沈南鵬:這兩家被收購的公司,可以說非常特殊,O2O服務本身要產生長期穩定盈利是需要更長的時間。所以在這個時候,公司會思考如何使股東利益最大化,它可能會做一個跟巨頭綁在一起的決定,我認為收購其實挺正常的。

  但是還有很多的商業模式并不需要多輪融資,也不需要產生長期盈利,這之間是有差別的。

  我觀察了很多行業,舉個簡單的例子,不管今日頭條還是VIPKid,它的商業模式決定了它的業態:第一,它同質化競爭少,比較容易產生一定長期可持續的商業模式;第二,巨頭的腳很難伸進來,醫療和教育兩個行業,它在巨頭無法接觸的邊界里。舉例講醫療,掛號網或者醫聯,還有教育里面的VIPKid,你說巨人怎么進來呢?

  吳曉波:TMD這三家公司你都在很早期就進入了,最后他們近些年都能跑在前面,你覺得它們的創始人跟其他同齡的這一撥80后有什么區別?

  沈南鵬:第一他們是絕對的產品偏執狂,換言之,它們產品取勝。例如王興絕對是產品性的創始人。所以對產品的重視程度和對產品的認知高度,這是一個CEO最重要的能力,我認為這是跟其他80后明顯不一樣的特質。當年王興來跟我們交流的時候,其實他不是最厲害的,別人的規模已經做到接近他的兩倍,但我能感覺他身上存在對產品的關注。

  第二是視野和拓展能力的區別。我感覺作為一個企業家,視野和拓展性還是相當可觀的。當然我們在馬云、馬化騰、李彥宏身上都看到這種特質,現在在這些年輕人身上再次看到,其實我認為是非常值得敬佩的。

  有的時候我在想,他們80后跟我們這一代創業者有什么不一樣的?我認為,他們承擔風險的時候是可以taking calculate risk,是經過一定的計算,有一定的自己的盤算的,但最終在怎么盤算this is risk,尤其是當他們的公司已經到一定規模時,再去做一件新的事情的話,背后隱藏的可能是他們會丟掉原來這個陣地,但是他們依然做了這樣的選擇。

  其實,我認為這就是根本上的一個創業者的精神。

  

 

  阿里、騰訊和紅杉 都在恐懼同一件事情

  吳曉波:你是一個激進還是保守的人?

  沈南鵬:做投資跟企業家的差別是,好的投資人必須是一個企業家,但同時會比企業家更加的有一種協調能力和一種整個的管理風險的能力。從整個基金管理的角度,他可能會比企業家在承擔風險上會稍微保守一點。

  比如講,我今天看到了一個非常讓人興奮的項目,我會花掉你整個基金的10%到15%去投資嗎?如果是一個好的投資人可能會說,不應該這樣。但是你在每一個項目上面,你應該跟企業家一樣的心態,一樣的all-in。

  其實很多人忘記了做投資真正要最后的成績是靠什么?是靠每一個基金有多少錢回給LP,這是最重要的。

  吳曉波:你喜歡這個時代嗎?會有危機感嗎?

  沈南鵬:危機感必須有,因為當你自己的這個公司也已經到了一定的規模,從我們也是紅杉開始創業走到今天,就像當年如果我還繼續在攜程的話也一樣,你肯定會擔心說,我們以前走過的每一步能不能保持它的成果。

  說實話,這個行業的進入壁壘不是那么高,并不是說今天小公司不能很快地起來。所以我感覺,關鍵是怎么能夠在這個變化的市場當中,你也尋找變化。

 

  但是變化不能離開你基本的核心競爭力,你最擔心是哪一個新的,比如講商業模式,disrupt了原來的商業模式,我相信今天阿里、騰訊都在恐懼這個事情。紅杉也一樣,一樣也恐懼。

【中國經理人-www.zgjingliren.com】

相關資訊

钱龙捕鱼